> 文史新闻 >

威尼斯人棋牌官网网址:我所经历的西藏和平解放

发布时间:2018-03-12 18:18

  1924年我出生于青海安多藏区,1951年28岁的我,有幸作为一个工作人员经历了“十七条协议”签定并得到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的拥护,西藏实现和平解放的全部过程。虽然事过50年,其中的一些情景仍历历在目。

  1949年全国大陆已基本解放,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建立。中央人民政府希望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前来进行和谈。但西藏地方政府在英帝国主义唆使下,迟迟不派代表,反而在昌都地区的金沙江一线加派藏军驻守。

  阿沛为首的和谈代表团组成抵京

  这时西藏地方政府还提拔了原任孜本的阿沛⋅阿旺晋美为四位噶伦之外的增额噶伦,派去就任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为人忠厚,精明干练,又具有远见卓识。他分析了当时的国内外情况,认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打败了国民党蒋介石的几百万军队,解放了全中国,西藏有多少军队能和解放军对抗?他临去昌都赴任时就明言,我们要对抗解放军是根本不可能的,应响应号召进行谈判。

  到1950年10月间,由于西藏地方政府迟迟不派代表前来谈判,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的既定进程不能一再迟延,只好以武力打垮正面抵抗的藏军,解放了昌都。这时阿沛⋅阿旺晋美亦在被解放之列。可是他立即同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先遣支队司令员兼政委王其梅商谈,并由在昌都的40多名西藏地方政府官员联名,向此时已出走亚东准备逃往国外的达赖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写信,陈述和平谈判的重要性和重大利益所在,并派他的随从官员亲自送去。当时在亚东的达赖喇嘛和官员们进行激烈的辩论后,决定委派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桑颇⋅丹增顿珠三人经成都、重庆前往北京,另由西藏亚东派出的凯墨⋅索南伦珠、土登丹达经印度、香港前来北京。

  阿沛⋅阿旺晋美一行于4月22日由西安乘火车到达北京,周恩来总理亲自到火车站迎接。到火车站欢迎的还有上百名的领导及群众。不久凯墨⋅索南旺堆和土登丹达一行也于4月26日到达北京,由中央统战部长兼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李维汉和先到的阿沛⋅阿旺晋美一行到车站迎接。

 

  本文作者1951在拉萨驻地尧西当泽屋顶上的留影

  谈判中我做生活和文字翻译

  两队人马会齐后,周恩来总理举行晚宴,欢迎从两路来京的西藏代表,宴会后放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记录片。看完电影到休息室时,由周恩来总理向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西藏代表团一一介绍了以李维汉为首的张经武、孙志远(张国华此时尚未到京)等中央人民政府谈判代表团成员。

  阿沛⋅阿旺晋美等西藏代表团下榻于北京饭店,谈判等一切活动在东交民巷御河桥一号院内进行。我当时住在北京饭店承担接待和翻译任务,但是,我们家乡的安多方言,与西藏代表团所讲的卫藏方言在语音上有相当大的差别,尽管文字和语言的绝大部分是一致的。因此,具体谈判时,由在西藏呆过,通晓卫藏方言的平措旺杰担任翻译,我主要负责生活和协议的文字翻译工作。

  谈判于4月29日开始,以西南行政委员会以前发布的对西藏的十条政策为基础,经过20多天反复谈判,最终达成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并于5月23日在中南海勤政殿正式签字盖章。签字仪式由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李济琛、政务院副总理陈云主持。签字盖章后李维汉、阿沛⋅阿旺晋美分别讲了话,最后由朱德副主席讲话。

  见证毛泽东主席风采

  5月24日毛泽东在勤政殿接见了阿沛⋅阿旺晋美等5位西藏和谈代表,阿沛向毛泽东献了哈达和西藏产的沙金一小包。接见后毛泽东将阿沛⋅阿旺晋美等5位代表请到殿内的休息室谈话。阿沛⋅阿旺晋美汇报了和平谈判的经过和自己的认识。

  毛泽东听后高兴地说:好啊!你们完成了一件大事。根据《协议》去西藏的人民解放军和工作人员,是要严格遵守执行《协议》,以及中央政府规定的各项民族政策,帮助你们发展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建设事业,绝不能像清朝、国民党、北洋军阀政府那样去压迫剥削你们,是不是这样,你们可以看一看。然后主席扳着指头说:看一年两年不行,十年八年总是可以看清楚的。

  当时谈话的气氛很融洽。谈话后西藏代表们都很高兴。在回去的车内他们说,今天的接见谈话使我们感到轻松而又愉快,并且称赞我说:今天你翻译得很好,我们都听懂了。

  当晚毛泽东主席举行晚宴以示庆贺。毛泽东在宴会上致词,这时在京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和阿沛⋅阿旺晋美也相继讲话。毛泽东致词说:现在达赖喇嘛领导的力量、班禅额尔德尼领导的力量同中央人民政府间都团结起来了。这是在打倒了外国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的统治之后取得的。这种团结是兄弟般的团结,不是一方面压迫另一方面。这种团结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这一团结的基础上,我们各民族之间,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发展进步,值得庆贺。我们为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签订而干杯。宴会气氛融洽热烈。晚宴时,朱德、刘少奇等几位副主席作陪。

  5月28日《人民日报》用汉藏两种文字全文公布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并发表社论,同时报导了和平谈判的全部经过。

  6月1日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一行带着《协议》文本经由四川回拉萨。

  随张经武代表入藏

  6月13日,中央赴藏代表张经武一行,带着《协议》副本经香港、印度加尔各答赴藏,我跟随前往。临行时李维汉对我说,你工作很努力,和平谈判的全部情况你又熟悉。这次张经武同志要到西藏,向现在亚东的达赖喇嘛送一些礼品,并将《协议》副本和毛主席的一封亲笔信交给他,并传达《协议》的主要内容。这一切完毕后,张经武要从亚东经印度回京,你跟与张经武同行的乐于泓到拉萨后也就完成了任务,可以从西康回来。

  张经武一行是从香港搭乘英国欧亚航空公司飞机经新加坡到达印度的加尔各答,同行的有西藏代表凯墨⋅索南旺堆、土登丹达、另加原从内地去京的代表桑颇⋅丹增顿珠。从加尔各答换乘印度的小飞机去北部的西里古里,再换乘越野小吉普车前往噶伦堡。这时正值雨季,公路塌方不能直行,只得从山上绕道,这样虽然延误了一些时间,但一路上饱览了当地的秀丽风光。

  张经武代表与达赖喇嘛会面

 

  1951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拉萨,西藏地方政府官员向张国华将军献哈达

  到达噶伦堡后,就有西藏派来的官员接待。我们原想在这里等候从海上运到的礼品后,往亚东送给达赖喇嘛。张经武按原计划复经印度回京。不料,我们在噶伦堡大约等了一个星期左右,从亚东打来电话,说达赖喇嘛已决定很快回拉萨,并说若张经武近日到亚东,可在亚东见面,若耽误一些时日就到拉萨见。接此电话后,张经武立即决定去亚东,第二天乘吉普出发,晚上住在锡金王国首都岗脱克一处以前由英帝侵略者修建,以后由印度接管的驿站中。锡金王府按以往的惯例送来一包大米等礼物表示迎接。从第二天起就换骑雇用的骡子前行。这里路况很不好,只有平时运货走习惯了的骡子才能走。当晚住在离岗脱克十英里的措果驿站。第三天翻越喜马拉雅山的乃堆山口下山住在春丕驿站,从此进入我国西藏境内。第二天下到半山腰时有一排藏军骑兵迎接。从春丕下到山脚下时有大约二三十位西藏政府官员迎接,向张经武代表献哈达。当晚住在亚东下司马由地方政府安排的一处大户人家。

  第二天,几位跟随达赖喇嘛到亚东的噶伦前来谒见张经武,同时商谈张经武如何与达赖喇嘛会面的问题。噶伦们说:按照以往惯例,举行官员早朝,达赖喇嘛坐在宝座上,由副官长引进晋见达赖喇嘛。对此张经武只是笑了笑,在座的乐于泓同志略带激愤地说,张经武是代表毛泽东主席,前来传达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并赠送礼品的,达赖喇嘛理应出来迎接,怎么能提出要张经武去晋见呢?就此事争论不休,最后商妥:达赖喇嘛在他的寝室楼上坐在一靠背椅上,给张经武也设一靠背椅,两位相见后,坐着交谈。

  当时达赖喇嘛住在亚东的东嘎寺里,离张经武的住地有四五公里左右。地方政府给张经武、乐于泓各送来了一匹马。我们还是骑雇用的骡子。当时亚东还驻有印度的商务代表,是一位锡金人,通藏语,西藏地方政府给了他一个四品的官衔,他来会张经武时,一身黄袍顶戴,俨然是一位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他的住地就在下司马和东嘎小寺之间的一处房舍里,还驻有十余人的军队。张经武去东嘎寺会见达赖喇嘛时,他们在驻地门口列队敬礼迎送。

  会见时,达赖喇嘛在寝室的一个靠背椅上起立,与张经武互献哈达,分宾主坐后,张经武说,达赖喇嘛现在决定回拉萨我很赞赏,这里有毛主席的亲笔信和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副本,请收阅。《协议》正本由阿沛⋅阿旺晋美从内地带进西藏。本来还有毛主席送给你的大批礼物,由于从水路运输没有赶到,只好到拉萨后奉送。达赖喇嘛对张经武不辞辛劳远道而来,并带来了毛主席的亲笔信表示感谢、欢迎并慰问。接着他提出,我今明两天就要启程回拉萨,请问张代表先行?还是我先行。张经武说,你随行官员多,还 是你先行,我随后就来。

  会见完毕后,西藏地方政府在寺庙外的一顶大帐篷中设宴款待,由众噶伦陪座。

(责编: 李元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