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教新闻 >

格达活佛:红军朋友,藏人领袖

发布时间:2018-03-12 18:21

格达活佛像 资料图片

“……高高的山坡上,

红艳的鲜花怒放;

你跨上骏马背上枪,

穿过荆棘的小径,

攀到山那边去了;

什么时候啊,

你再回到这个地方。”

这首思念红军的诗作,表达了格达活佛真挚的情感。正是红军的万里长征,才使得这位以慈悲为怀的活佛有机会接触革命,加入革命队伍,并最终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光荣献身。

格达活佛法名洛桑登真·扎巴他耶,1902年出生于四川甘孜县白利土司辖区德西底村的一个贫苦农奴家庭。幼年时便被认定为白利喇嘛寺活佛的转世灵童,少年时期曾到拉萨甘丹寺学经8年,获得格西学位,成为一位精通佛教经典、熟谙藏医学并且具有很高文学造诣的活佛。格达活佛生活俭朴,但常常扶弱济困,时人称其为“普度众生”、“慈悲为本”的活佛。

1936年春,红三十军所部进驻白利土司官寨前夕,已是白利喇嘛寺主持的格达活佛听信反动分子对红军的污蔑宣传,悄悄在寨子里藏起来。但红军进驻土司官寨后,严格执行军队纪律,不但不像反动派宣传的那样烧杀抢掠,恰恰相反,人们看到红军秋毫无犯,保护寺庙,于是,格达活佛渐渐打消疑虑,准备回寺。回寺路上,格达活佛恰巧遇到几位红军领导干部,攀谈中,他了解了红军的宗旨,知道红军要北上抗日,要为穷人的解放奋斗。格达活佛深为感动,对随员说:“我作为活佛,是用佛经超度人们的灵魂,而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我们的信仰虽然不同,但都是为了穷人。”

回到寺里,格达活佛看到经堂、佛像等完好无损,一切都如其离开时一样,便更加确信红军是一支能够使劳苦大众脱离苦海的军队,是藏族人民的朋友,因而他决定接近红军,帮助红军。他亲自出面召回逃到深山的村民,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为红军筹备粮草;他还到附近的更龙、亚拉等喇嘛寺走访,向这些寺庙的活佛宣传红军的革命主张,动员他们尽力支援红军。在格达活佛的动员下,仅白利喇嘛寺就支援红军青稞近两万公斤,豌豆两千多公斤。1936年6月,中华苏维埃甘孜博巴政府成立,格达活佛被选为副主席。在与红军的接触中,他对共产党和红军的性质、纲领、前途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决心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他曾写过这样一首诗:

幸福的红太阳,从高山上升起来;

乌云般的痛苦,被刮到山那边去了;

你不要以为山高,有翻山的骏马;

你不要以为没有人同情我们,有搭救我们的亲人来了。

大楼的影子遮不住流水,大楼的影子总会消失;

不要以为敌人凶恶,有打敌人的猎枪在手;

麻里扎身小里(注:地名)有丰富的粮食,

就是遭了三年饥荒,你也不必心焦。

正是在格达活佛和藏族群众的支持下,朱德所部策应红二、六军团的目标才得以实现。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要继续北上,朱德与格达活佛话别,朱德在红缎上为格达活佛题写了“红军朋友,藏人领袖”几个大字,还将自己的八角军帽赠送给他,说:“这顶帽子留给你,看到它,就像看到红军,少则5年,多则10年,我们一定回来。”送走红军,格达活佛写道:

杂曲(即雅砻江)河水长又长,哪有红军恩情长;

手捧哈达献亲人,泪沾袈裟难分手。

啊!红军!红军!

今朝离去,何日再回。

红军大部队北上后,反动土司、喇嘛、头人回来了,他们疯狂屠杀和迫害为红军办事的积极分子。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格达活佛不顾个人安危,积极阻止敌人的暴行,保护革命群众。与此同时,他还先后医治和护送200多名红军战士离开藏族聚居区。为了躲避反动势力的迫害,格达活佛不得不以朝佛的名义到拉萨,并在那里一住就是10年。在拉萨时,格达活佛一直思念红军,当他听到红军胜利抵达陕北的消息时,心里十分快慰。后来,他买到一本刊登有朱德照片的书,就将其供在家中,日夜祈祷。在拉萨期间,他写下了40多首思念红军的诗歌。其中一首写道:

红军走后,寨子空了,

寨子空了心不焦,心焦的是红军走了。

彩云,是红军的旗帜,

高山,是红军的臂膀。

红军啊,

你给我们留下了金石的话语,

藏族人民永远在你的指引下成长。

1949年初秋,中国人民解放军相继解放了兰州和西宁等城市,消息传来,格达活佛非常兴奋。他立即联络甘孜的爱国进步人士,联名致电党中央表示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喜讯传到康北高原后,他更是兴奋异常,马上派代表穿过封锁线,绕道青海赴京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和周恩来总理献旗致敬。格达活佛表达了藏族人民盼望解放的心愿,并请中央政府速发义师,解放康藏。

当人民解放军解放康定后,格达活佛在甘孜亲自主持召开了3000多人的群众大会,欢庆解放,并派代表带上礼物和亲笔信到康定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到达甘孜时,格达活佛更是以无比激动的心情,跑到几公里以外亲自欢迎解放军的到来。当时通往甘孜的公路还没有修通,加上语言不通,情况不熟,进驻甘孜的人民解放军给养十分匮乏,格达活佛利用他在当地的声望,动员寺院的喇嘛和周围的群众将节余粮食支援解放军。在筹措了大量物资后,他又组织牦牛昼夜驮运,大大缓解了驻甘孜人民解放军的给养困难。

1950年6月,西南军政委员会成立,格达活佛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西康人民政府成立后,格达活佛先后担任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康定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当时,面对帝国主义和西藏一小撮反动分子阻挠西藏当局派代表到北京进行和平谈判的局面,格达活佛决心不畏艰险,亲自前往拉萨,促成和平解放西藏目标的实现。当时,人们担心格达活佛此时去拉萨可能会遇到危险,但他认为,为了祖国的统一团结,为了西藏各民族的彻底解放,就是死了也值得。1950年7月4日,他谢绝了各方面的劝阻,毅然离开甘孜,前往昌都。8月5日,格达活佛安全到达昌都。一到昌都,他就四处奔走,向地方当局和各族各界人士宣传讲解《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受到当地绝大多数上层爱国人士和僧俗群众的热烈欢迎。但是,格达活佛的行动也引起昌都地方当局反动分子的恐惧。他们竭力阻挠格达活佛的行动,要挟昌都有关部门不给格达活佛办理去拉萨的通行证明。8月13日,英国特务福特利用格达活佛到电报局发报的时机,在茶里放毒药,向格达活佛下了毒手,年仅48岁的格达活佛被害身亡。噩耗传来,群情悲愤,1950年11月25日,重庆市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中共中央西南局、西南军政委员会、西南军区的领导邓小平、王维舟、李达等亲临大会致哀。当天,《新华日报》发表了《西藏一定要解放——悼念格达活佛》的社论及贺龙撰写的《悼格达委员》一文。毛泽东闻讯后,为其作挽联:“为真理,身披袈裟入虎穴,纵出师未捷身先死,堪称高原完人。求解放,手擎巨桨渡金江,虽长使英雄泪满襟,终庆康藏新生。”

美、英等国的情报机构参与了1959年西藏叛乱,平叛后亲手杀害爱国藏民首领格达活佛的英国人福特被抓获。

(责编: 李元梅)